• 新時代背景下少兒主題出版的新思維

    2020-03-01 19:51:02 來源:現代語文網

    白利峰 陸莉莉

    【摘 要】  近幾年,主題出版逐漸升溫,上至中央主管部門,下到地方出版單位,都將主題出版作為一項重點工作穩步推進。對于少兒出版單位來說,如何在當今新形勢新背景下,將主題出版物的深刻性與少兒出版物的兒童性緊密結合,是一門新的藝術。文章從主題出版的內涵和少兒出版的特點出發,分析近年涌現的優秀少兒主題出版讀物,從“讓孩子想讀,讓內容好讀,讓作品耐讀”這三個層面,提出少兒主題出版的新思維、新方法。

    新時代背景下少兒主題出版的新思維

    【關  鍵  詞】少兒出版;主題出版;新思維

    【作者單位】白利峰,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陸莉莉,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

    【中圖分類號】G239.2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491/j.cnki.cn45-1216/g2.2020.01.003

    黨的十八大以來,主題出版成為出版業的熱門詞匯,隨著十九大報告中對“新時代”的闡述,主題出版又在原有基礎上被賦予新的內涵。對此,出版業做出了相應的調整。從被動到主動,從臨時抱佛腳到提前規劃,從單一品種到多層次選題架構……以主題出版為核心的重大出版工程,已經成為許多出版社的重要抓手,從頂層設計到基層探索的思路、機制和體制已見雛形[1]。主題出版所帶來的頂層設計思路,讓少兒出版市場呈現全新的格局,面臨著全新的挑戰。

    一、主題出版的深層含義

    1.走出誤區,避免主題出版概念的狹義化

    從根源上來說,主題出版的概念源于新聞出版總署2003年開始實施的主題出版工程。主題出版是以特定主題為出版對象、出版內容和出版重點的出版宣傳活動。在當前形勢下,我們要充分認識新時代主題出版的重要意義:主題出版是意識形態工作的重要內容,是最能體現出版工作特殊性的板塊;是衡量一個出版機構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能力的重要指標,是考量一個出版單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融合性的重要維度;是檢驗當代出版人政治敏銳性和文化觀察力的重要標準。

    在策劃主題出版物時,出版單位要避免狹義化、過度行政化的傾向,在涉及黨和國家重點工作、重點活動等各種宏大主題的基礎上有所延伸,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傳遞與讀者的現實閱讀需求相結合,有針對性地開發產品;要改變主題出版物倒向社會效益而缺乏經濟效益、注重政治性而忽視可讀性的片面認知,主題出版與出版社“雙效發展”的目標是相統一的,精品主題出版物不僅可以帶來巨大的社會效益,還可以帶來十分可觀的經濟回報,要努力打造思想性、時代性和趣味性兼備的優質主題出版讀物。總而言之,要在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中做深做透主題出版,以創新激發主題出版物的活力和生命力。

    2.拓寬思路,重塑少兒主題出版格局

    廣泛來說,主題出版并不限于黨建讀物、時政讀物等圖書的編輯與出版,作為一種工作分類方法,每個類別的圖書都可以策劃主題出版物,當然也包括少兒讀物。從少兒出版自身的特點來看,其和主題出版有著高度統一的價值取向。

    主題出版,是出版人踐行宣傳思想工作“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職責的重要方式。“育新人”正是少兒出版的核心使命所在。習近平總書記把價值觀的培育比作“扣扣子”,對少年兒童的教育鮮明地提出“講好人生第一課,幫助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要求。少年兒童處于人生價值觀形成和確立的關鍵時期,優秀的少兒讀物在幫助其樹立遠大理想信念和正確價值取向上,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少兒主題出版承載了特殊的時代使命,在樹人立德的道路上起到堅定的引領作用。

    少兒主題出版要跳出思維的局限,不應受題材、體裁的拘束,對應少兒讀物的不同類型,出版單位在策劃主題出版圖書時也應百花齊放。凡是為少年兒童健康成長提供精神動力的出版物,無論體裁上是小說還是童話,形式上是文學故事還是繪本或者知識類讀物,都應該被視為主題出版圖書的范圍[2]。打開思路,精心策劃,讓少兒主題出版不再局限于“一次性”的創作,而是成為真正“立得住、叫得響、傳得遠”的經典之作。

    二、抓住少兒圖書本質,讓少兒主題出版走進小讀者心中

    1.緊扣童年生活,讓孩子“想讀”

    區別于主題出版在成人圖書板塊的厚重性和理論性,少兒主題出版由于讀者的特殊性,必須考慮少年兒童的閱讀興趣,緊扣兒童的生活現狀和精神世界,以小切口展現大主題。如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出版的《一百個孩子的中國夢》,該書是作家董宏猷三十年前的代表作《一百個中國孩子的夢》的姐妹篇,延續了多年前的寫作體式與寫作宗旨,即在一百個的選樣中書寫、呈現中國大地正在發生和展開的童年生活的豐富面貌。三十年前和現在,雖然中國孩子的夢境各自呈現不同的時代特色,但作品仍對中國孩子的童年進行群像式書寫。作家經過多年探索,形成自己獨特的夢幻現實主義創作風格。《一百個孩子的中國夢》堪稱一部跨世紀的中國兒童心靈史,通過對一百個孩子多彩夢境的刻畫,覆蓋了不同的年齡階段、家庭境況、文化背景、地域環境以及童年生活內容,既反映了發達地區現代性病癥的煩惱,又傾注了對貧困地區基本生存的關愛,投射了對大量社會熱點現象的注解,充分彰顯了童年內涵的多元性,打開了孩子的精神視野。該書出版后一舉斬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五個一工程”圖書獎、中國出版政府提名獎等多個國家級重要獎項。在享有盛譽的同時,《一百個孩子的中國夢》作為一部典型的弘揚國家主旋律的少兒主題出版物,得到了眾多小讀者的喜愛,發行量可觀。選材巧妙、內容新穎,是其受到市場認可的關鍵因素。作者用童話般的語言和蒙太奇的寫作手法,構筑了一個絢麗斑斕的夢幻世界,牢牢抓住孩子的好奇心,極大地調動了孩子的閱讀興趣,讓孩子迫不及待地翻開書本,感受陽光雨露的滋潤。

    緊扣兒童生活,能夠讓圍繞黨和國家重大歷史事件和重要時間節點的命題作品綻放出奪目光彩,令小讀者喜聞樂見。最近,圍繞新中國成立 70 周年和建黨 100 周年的選題相對較為集中,少兒類主題出版如何脫穎而出?明天出版社的“家在中國”系列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該系列是一套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的圖畫書,面向5—8歲的兒童讀者。作家取材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三個分冊,三個故事,表現不同的主題。在《回老家過年》里,孩子能在祖孫三代一起過年的體驗中感受生活的儀式感,見證祖國的飛速發展;在《江面上升起彩虹》里,重慶跨江索道建成、運營、停運的故事,滿足孩子對交通工具的好奇心,展現70年來新中國科技事業日新月異的變化;而《小船劃過童年》則取材于湖北王英鎮“中國最美鄉村女教師”王月娥的真實故事,融入洞庭湖一帶鄉村生活與學習的情景,為小讀者們呈現新中國成立以來基礎教育的變革和發展。無論是《小船劃過童年》表現的師生情誼、《回老家過年》呈現的家庭團圓,還是《江面上升起彩虹》描寫的交通工具變遷,都取材于兒童生活,更容易令兒童產生親切感,也更利于他們理解故事主題。作品以童年的視角觀照歷史與未來,以童年的生活展現新中國的發展變遷,這樣的思路值得借鑒。

    2.立足兒童本位,讓作品“好讀”

    選擇兒童親近的題材,是策劃少兒主題出版圖書的天然優勢。而在廣闊的取材范圍內,并非所有題材都能讓孩子第一眼就產生興趣。在此前提下,充分發揮編輯的創意和潛能,在組稿階段就引導作家立足兒童本位來創作,成為出版社的重點和難點工作。

    新時代的主題出版,除了愛國主義教育和傳統文化教育的選題,弘揚先進模范、英雄楷模事跡的選題也占據一席之地。如此嚴肅、深沉的主題該怎樣書寫,才能和明快、靈動的少兒出版結合,這是非常考驗編輯和作家的。2019年,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了青年兒童文學作家吳洲星的新作《等你回家》。這是國內首部以“時代楷模”為題材的長篇兒童小說,是作者以安徽特警張劼為原型而創作的作品。“時代楷模”是由中宣部集中組織宣傳的全國重大先進典型。2016年1月,張劼在處置一起危害公共安全的重大警情中,不顧個人安危,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制服暴徒。次年,中宣部授予他“時代楷模”的榮譽稱號。2018年,作家吳洲星在和編輯聊天時碰撞出火花,決定以張劼為原型創作小說。為了深度關照警察子女的精神世界,也為了更好地凸顯兒童視角和兒童趣味,作家選擇以英雄子女的視角講故事,而非英雄本身。為了不使作品顯得過于沉重,流于生硬的歌頌,作家特別注意從孩子的視角推進故事的發展。作品中不乏表現當代小學生校園生活的情節,以及溫情家庭生活的描述,如主人公的兒子愛看小豬佩奇的動畫片,給姐姐取外號叫“佩奇”,而爸爸是“豬爸爸”。這種藝術化的處理天然地避開了對英雄人物高光時刻的正面強攻,而把讀者的視線牽引到英雄的光環之外,以此描繪英雄作為普通人的生命狀態。通過對這種生命狀態的書寫,光之背面被忽視的問題隨之顯現,主旋律慢慢調到了生活的旋律[3]。

    為講好英雄故事,作家與編輯專程來到張劼家鄉,對其本人及其領導、同事、家人進行面訪,并實地體驗主人公當時的工作常態,作品中的許多關鍵情節都是在采訪時獲知的,真正達到了對生活細節的藝術化還原。在寫作過程中,編輯與作家平等交流、高效互動,作家同步創作,編輯同步閱讀,在書稿尚未成形之時,編輯就高度參與,以專業素養隨時提供建議,完善文本。《等你回家》這部作品是編輯和作家共同創編、打磨而成的,是立足兒童本位的主題出版代表之作。作家以“兒童視角”作為第一敘述視角,實現了敘事方式的轉換和突破,通過書寫平凡人的“英雄史詩”,讓這個典型人物的典型題材以最妥帖的形式走入孩子心中,引領孩子們在價值多元的年代觀察生活、反思生命。

    兼顧主題思想的嚴肅性、抽象性與作品的可讀性、趣味性,融合主旋律的表達與兒童性的述說,是許多主題出版作品能夠打動孩子的根本原因。江蘇作家刷刷是一個經常深入兒童校園生活的作家,她創作的《向日葵中隊》和《幸福列車》,均是廣受小讀者歡迎的主題出版之作。前者聚焦自閉癥孩子這一特殊群體,后者關注鄉村留守兒童。為創作《向日葵中隊》,作家采訪了許多有自閉癥孩子的家庭,積累了大量素材,在寫作方向上,其沒有渲染自閉癥孩子身陷困境時的種種窘迫和痛苦,而是濃墨重彩地描寫周圍人給予自閉癥孩子的種種關愛,充滿了溫暖和正能量。而在《幸福列車》里,主人公作為“00后”,從鄉村來到城市尋找幸福生活,其中鮮活真實的描寫,來源于作家深入鄉村學校后找到的生活原型。作品具有突出的現實意義,在向上向善向美的價值觀中唱響新時代積極、明快又溫暖動人的旋律。

    與吳洲星和刷刷類似,一些實力不凡的青年兒童文學作家憑著敏銳的嗅覺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紛紛把視線投向現實主義題材,潛心深耕,創作出一批深入人心的主題出版作品。如徐玲的《流動的花朵》、韓青辰的《因為爸爸》、余雷的《墻上的云朵面包》、趙菱的《大水》等,皆為堅守兒童本位、讓孩子“好讀”的作品。由此可預測,這一創作方向也將是未來一段時間內,兒童文學書寫和少兒主題出版融合的顯著趨勢之一。

    3.傳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讓經典“耐讀”

    主題出版是對時代風采的集中展現,也是對國家和民族價值觀等意識形態的精華凝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當代中國精神的集中體現,凝結著全體人民共同的價值追求。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主題出版的重中之重。將永恒的情感和高尚的情操注入作品中,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抵達兒童的精神世界,讓其受到潛移默化的熏陶,是少兒主題出版物的最高境界。

    深藏于過往歷史中的民族情感和家國情懷,年幼的孩子如何體會?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做出了引領和示范。《泥土里的想念》講述了一個跨越國界的故事。作者宋安娜潛心研究天津猶太人歷史近20年,在自己多年積累的真實素材基礎上,創作了這部長篇兒童小說。作品講述了猶太女孩薩拉在中國阿媽的照顧下漸漸長大,面對日軍鐵蹄的無情踐踏,薩拉平靜的生活被徹底打破。在艱苦的戰爭中,中國人民與猶太人一起堅守著、抗爭著,共同迎接黎明的到來。《泥土里的想念》是關于大愛的中國故事,跨越了種族、信仰、文化和國界,詮釋了愛與和平的主題。閱讀這部小說,孩子們能夠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不為人知的故事,真切感受到中國人民博大的情懷和崇高的國際人道主義精神。在如今改革開放、“一帶一路”的大形勢、大背景下,這樣的題材非常獨特,更具有特殊的意義。

    《歸來》則用圖畫書的形式完成了宏偉敘事。《歸來》是北京師范大學教授、中國圖畫書創作研究中心主任陳暉創作的一部原創圖畫書,以長征期間一對紅軍夫婦寄養親生兒子,并收養孤兒的故事為主線,以80年后紅軍夫婦的第三代尋找親人的經歷為敘述脈絡,倒敘和插敘相結合,講述了一個家庭失散后終又團圓的故事。作為一部特色鮮明的主題出版物,它最大的特點就是以簡馭繁,用圖畫書這一清淺的形式來表現深遠的主題,自成一派風格。這個時空跨度非常大的故事,用極其簡練的字句來表達,用極為平靜自制的語言來講述,不刻意夸張與渲染,卻能不動聲色地打動讀者。《歸來》就像是一曲裊裊的短歌,娓娓訴說歲月對歷史的紀念與祭奠,向為國家做出無私奉獻的先烈和前輩深情致敬。在這本動人的圖畫書里,有中國人基于血脈所共有的人情、人性與共通的價值觀,也有著深沉的家國情懷,這種情感是超越時代、超越民族的,能夠深深地撼動青少年讀者的心靈。

    熱點圖文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